<em id="rvfnt"><span id="rvfnt"><track id="rvfnt"></track></span></em>

    <em id="rvfnt"><span id="rvfnt"><th id="rvfnt"></th></span></em>

      
      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rvfnt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rvfnt"><form id="rvfnt"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rvfnt"><form id="rvfnt"><th id="rvfnt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vfnt"><nobr id="rvfnt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rvfnt"><form id="rvfnt"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在武漢醫院做廚師的日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.03.12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王帥,2007年加入西貝。2016年,董俊義創業分部在外區開店,我和媳婦敖樂想著趁年輕多奮斗,于是就跟著領導來到武漢,開了第一家店。我們夫妻兩個都是土生土長的內蒙古人,對于武漢這個美麗的城市的氣候、節奏都特別喜歡。在這里的四年中,我當上了廚師長,敖樂也從廚房轉型為前廳,并當上了店長。2019年我們還在武漢按揭了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,武漢,對于我們夫妻倆來說,是繼加入西貝之后又一個夢開始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的春節馬上就要到了,這也是我調到武漢天地店的第一個春節。店里平時的生意就好、人流量也大,春節前我早早地計劃好足夠的物料,店里沒地方放,還提前預定了送菜的冷鏈車停到地庫,當做過年期間的移動冰柜。因為去年過年我回過家,所以今年我讓其他沒回過家的伙伴回去我留下。作為餐飲人過春節不回家是常事兒,我們夫妻倆計劃著等店里伙伴回來,再回內蒙古陪父母和小孩兒“過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突然接到的閉店通知,把我們制定的所有計劃都打亂了,更沒想到的是隨后而來的“封城令”才真正讓我們知道了這次的疫情是多么的嚴重。第二天就是除夕夜了,處在“暴風眼”中的武漢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,而我們也收到了來自家人和西貝伙伴的慰問,老板還親自給我們留在武漢的伙伴打來了視頻,詢問我們的情況,愛心互助金第一時間給我們留在武漢的所有伙伴買了保險。支部吳哥和分部、總部的伙伴每天都會給我們打電話問候,大家都在盡最大的努力來消除我們的恐懼和擔心。這個春節雖然“冷清”,但也“溫暖”。我們能做的就是每天按時消毒、測體溫,嚴格遵守防疫制度,打消家人們對我們的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隨后的幾天,我們每天派兩三個人到店里做飯,然后再給大家帶回宿舍,當地有兩個叔叔阿姨,就讓他們把店里備好的菜拿回去自己做。我們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伙伴們聊起來,大家說這一次也是特別的緣分,給我們帶來了心靈的思考,有了這次特殊的經歷,以后真的不會有太多的抱怨,再也不會為我多拿了一塊抹布,還是你少打掃了一次衛生的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兒去爭吵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天我出去采買生活必須品,當騎行路過平時經常堵車的長江大橋時,卻一輛車都見不到。習慣了每天叮呤咣啷的廚房和人來人往的商場,此時的武漢突然像按下了暫停鍵,我用手機拍了一段讓我如此熟悉又陌生的環境,近一個月的封禁讓我很急躁,然后對著長江大喊了幾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從新聞上看到醫護人員、戰士、建設者們站在一線戰斗,我就和敖樂說:“雖然人家說待在家里就是最大的貢獻,但看到那些阿姨大叔都在一線,咱們年輕輕的在家待著都心慌,我也想去看看那的廚房缺人的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2月24號晚上,吳哥突然打過電話對我說,我們店附近總部醫院廚房人手不夠,需要四名廚師志愿者,而且再三強調一定要自愿。因為店里邊都是年輕的伙伴,我們本來就身處疫區,現在各家里面都是一個小孩,我站在他們父母的角度來想也不能讓他們家里太擔心,關于自己也想不了太多了,我就先把自己報了名。我繼續問吳哥去了需要做什么,他說主要做主食和炒菜,我在內蒙有當過宴會主管的經歷,我沒問題,但其他檔口還得考慮選擇能做的了的人去。我媳婦兒聽到以后說:“我也去吧,正好是面點出身,做主食沒問題?!彼孟窨闯隽宋业莫q豫,接著說:“你自己去了我在家什么也做不了,就剩擔心了,咱倆一起去了相互還有個照應?!蔽耶敃r聽完以后真的挺感動的,因為說實話我確實也有私心,雖然說這個工作不直接接觸醫患,醫院也一定會做好我們的防控工作,但不擔心是不可能的,畢竟是去一線醫院工作,不能把媳婦兒也帶著吧?但最終我們還是一起報了名。當家人知道我們的決定后,有的親戚當時就打來電話勸阻我們。實話說,這種情況誰又能放心,但敖樂說:“雖然我們不會看病,但我們會做飯、能吃苦,每個人的出力點不一樣嘛。我們也不接觸外面的人,做好防護沒事的。人家既然向西貝提出了需求,說明是對西貝的信任,所以我們更應該信任醫院信任政府。再說我們也是本職行業,廚師就是要給人做飯,而且是這么特殊的時候能夠代表自己、代表西貝給社會出份力,我們責無旁貸!”這些話聽著可能有些大,但別說很管用,確實讓我們心里更堅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王富銀、劉郭郭、王志成、辛比玄、楊建林、王周民也加入到了這個行列,我們八個人經過體檢后分成兩組分別加入了兩家醫院的廚師隊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醫院食堂后,人家已經把所有準備工作做好了,那些灶臺、天然氣對我們有一代店經驗的廚師來說并不陌生,甚至還讓我想到了和敖樂十年前在包頭青山店剛認識的情形。在后廚她是面點我是熱菜,兩人抬頭不見低頭見,慢慢地走在了一起。敖樂有跟著師傅去上海店發展的機會,飛機票都買好了,因為我們的感情,最后一刻還是選擇了留下。就是那一段緣分好像又在這個特殊的地方重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剛開始的幾天,因為采購不方便,每天供應菜的種類比較少,主食也是從外邊買的。我們就蒸饅頭、包子等,盡量讓大家吃上可口的飯菜。慢慢地熟悉了環境后,這里的人還是很熱情的,尤其是每天看到那些年紀都很小的戰士們,給醫護患者送飯、消毒,24小時隨時待命裝卸物料,但他們都沒有情緒特別陽光,也許這就是軍人吧。我們除了做飯也在他們忙不過來時跟著幫幫忙,再一次向解放軍的正能量和無私無畏致敬!

                    沒過兩天,公司了解情況后發來了原材料,每天能給大家吃上我們的西貝雜糧、牛羊肉、沙棘汁。敖樂她們還在打包袋中給每個科室的醫務人員寫了我們想說的話,雖然見不到,但希望用這種方式為我們這些“特殊顧客”相互鼓勵,告訴他們我們都不是一個人在戰斗!

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在收到的反饋中都充滿了驚喜和感動,這其中還有我們西貝的顧客朋友。有了他們的認可,我們更要保證把飯做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不僅是我們,也不止武漢,全公司都在為這場戰役做出貢獻。我們也每天在群里溝通,看到其他地區陸續已經能夠開始外賣,我們也一起商量武漢地區好轉了以后我們怎么做。我們相信疫情馬上就會過去,我們也不能掉隊,這段時間修煉好內功,等能開店了再好好做生意!

                    家人們放心吧!我們一起等待春暖花開的那一天,加油!

    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西貝莜面村

                    西貝品味

                    西貝甄選

                    愛心互助金

                    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合作提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西貝親子公眾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快速赚钱的软件